不回转

这是我第几次在火车上建了一条新的草稿了呢?

就好像,我只有在火车上,才能有时间的闲暇,让我整理思绪来写下一篇文章似的。

转瞬

那么,先生们,又一年过去了。

我又大了一岁,我又肥了一圈,我又认识了一些新的人,我又淡忘了一些旧的人。

一切理所当然,一切目不暇接。

而我毫无自觉。

工作和岁月确实是消磨意志的好东西,让你在不知不觉间就淡忘了一切。

哪怕是一年前写的代码,也觉得陌生。哪怕是一年前画的草稿,也觉得无从下笔。

我的草稿箱里还有好多发不出去的草稿,我已经永远不可能完成他们了。

八年前我在这个博客建立的时候,我就建了一份草稿,叫做「RM的未来」。

而现在,未来已来。

时代已经给RM定下了该有的结论,是我们所不能推翻的客观事实。

于是,我的那篇草稿也就永远的存在了我的草稿箱里。

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们的文章也不知不觉开始变得支离破碎,以防在时代的洪流里被冲成碎片。149字都嫌长,几行字就分段。

我们的时间越来越碎片化,我每天洗完澡躺上床以后就开始不知道该干什么。

我不知道是时代消磨了我们,还是我们本来就应该如此活在这世上?

我只是一个春节过后就必须回上海上班的社畜而已。

 

工作

有的时候我会突然惊觉,我已经在这里工作一年半了。

一年半的工作带给了我什么呢?我获得了不愁吃穿的生活,我终于可以闭着眼睛买我想要的这样那样的电子设备而再也不需要跟家里说半个字——当然,那些东西很多时候只是在购物车里的时候美好而已。

一年半过去了,我还在写Shell,Groovy,以至于我可以在同事面前光明正大的说出「我不会Java」。这在一个几乎是纯Java后端的工作组里是如此可笑,我竟然一时半会找不出一个词来形容这样的窘境。有的时候,我会羡慕我的有些同学去一些企业学了一些「屠龙之术」。尽管都是螺丝钉,屠龙的螺丝钉总比火箭的螺丝钉显得高贵一些,这是很难避免的。毕竟现在我的主管,也是屠龙出身的嘛。

看起来我一时半会不用担心工作的问题,因为我是这个团队里少有的能写前端的。当然,整个团队的前端还处于古老的Java模板中,这并不影响我司制造出酷炫漂亮的前端界面。我所真正关心的东西,感觉还是没那么容易学到,也没那么容易上手。

当然了,一年半过去了,我的本性也暴露了。我终归是一个不喜欢承担责任的人。代码不是我写的,那就和我无关。我的代码出了问题,第一反应是想办法逃避。尽管我会一而再的向自己强调不要让情绪支配自己在职场的行为,但是说到底有些本能很难克制。总会做一些丢人的事情,总会犯一些愚蠢的错误,这是几乎不可避免的事情。

由他去吧,道阻且长。

说白了,还是钱够多。

 

回首

我曾经以为我有很多兴趣,而现在我只是一个躺在床上看电视剧的废物而已。

我曾以为我很喜欢写字。但是我现在只是每年一次或者两次在火车上写字的假文青。

我曾以为我很喜欢打牌。但是我现在除了每年一次被叫出来打牌其他什么时候都不想碰。

我曾以为我很喜欢画画。但是我现在除了每年一次画一张贺图以外根本提不起性趣。

我曾以为我很喜欢游戏。但是我现在连挖坑的动力都没有。

我以为我很聪明。啊,这个早就被现实打脸打成了渣。

一个人长大的时候,是他意识到自己平凡的时候。

但是意识到自己的平凡,意味着怯懦。意味着停留在自己的安适区。青史留名的人是勇敢的,但也意味着他们是忘乎所以的赌徒,所谓「一将成名万古枯」。聪明而愚蠢的人选择了安逸的生活,了却了他们的一生。

我是矛盾的,我既觉得自己似乎还可以做些什么,但是又觉得到这里就足够了。

当我现在回头去看我的过去的时候,我会觉得不甘。我会觉得我浪费了大好年华,在一些无所谓的事情上,或者一些无所谓的执着上,而能够改变现状的能力一概皆无。

那是对于过去的选择的报偿。是过去选择安逸的结果。

但那又能怎样呢,现在的我也是一样缩在自己的安全区里。更可怕的是,我已经不再有年轻时的精力和冲动了,我的选择变得理性——理性从某种程度上是「正确」,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胆小」。我不会再为一些觉得「听起来对我的成长有些好处」的事情再投入曾经的精力了,我也不再有年轻时几年如一日的毅力。

这大概就是长大吧。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我还在写字,我还在打牌,我还在画画,我还在打游戏,还在用这点小聪明拿一份不菲的薪水。

直到他们落幕的那一刻。

但是我回头看我过去的文字的时候,我会看到什么?

那个时候的我能写出动人心弦的,或是矫揉造作的文字。

现在没有了。

好奇怪啊,明明我连女朋友都还没有的。离「老婆孩子热炕头」就更远了才对啊?

 

家庭

我一直不怎么想谈论这个话题,是因为我从来没有搞清楚过自己的想法。

作为一个现代人,我当然本能的反感宗族性。

不是反感父母为我安排的道路,而是我觉得……父母没有能力为我安排一条道路。他们的见识已经被限制在了过去的三十年的突飞猛进里。顺着风口,谁都能飞起来。而我,则是想要逆流而上的蠢货。

我甚至一直指望父母给我相亲。因为我清楚就我的能力而言,父母能给我的安排,更好。

但是显然,他们也并没有帮我选到什么「更好」的选择。

两边思维方式的差异的结果就是一代人的隔阂。双方都根据自己的想法,做出了理性而合理的选择,但是结果却大相径庭。他们看到的是未来可期,我看到的是阶级固化。当两个理性的人互相不能说服对方的时候,事情就会变的非理性起来。

而且,我们都觉得自己是对的。

自从我经济独立以后,我就觉得我可以摆脱这些无聊的事情,但是很可惜,我不能。

国家还需要我掏空六个钱包为社会做贡献。

这就意味着,不可避免的,会有很多狗血的,大家都看过的事情,一遍再一遍的发生。

不过再一次证明了,我是个普通人。

每次我回到家里,都感觉浑身都不自在。

床太硬,枕头太软,桌子太窄,管的太宽。

但是我心里知道,本质是,……我排斥他们进入我的生活。

我讨厌那一代人的思维方式,那一代人食利而肥的本性,那一代人自以为是的态度。

我小小的优越感在他们的价值观里一文不值。

那么结果会如何呢?

我不知道。

我爱他们,他们也爱我,但是我们不能得出一致。

在不远的未来,事情可能会变得更麻烦吧?

 

结语

我尝试不回头,却无法做到。

我试着还能写过去的文字,却把这些段落越写越短。

这就是在时代的洪流中被裹挟的你和我。

我已经无法为这些文字提取什么主旨,从来如此。

只是个无病呻吟的蠢货罢了。

 

太好了,又在十一来去的火车上水了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