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礼

又一年清明的时候,我几乎是习惯性的掏出机器在电脑上试图憋出点东西来了。

我变得焦躁,傲慢和愚蠢。

我想,大概是我长大了。

先祖

随着我逐渐长大,我所熟悉的那些人也在慢慢变老。

家里人也越发的对清明的祭扫不上心了,听说我在这周请假以后,就让我清明不用回来了,就这两天回去扫一趟吧。

郊区的两座老坟,似乎开始逐渐在记忆里暗淡了。

今天去的时候,甚至已经很难从一堆新建的坟里找到去那些老坟的路了。

十年前的两座老坟,有谁记得呢?

当然,对我而言,这是好事。对他们而言,则心情复杂了起来。

死者是生者留在现世的纪念,生者是死者留在现世的印记。

所以死者最好的结局,是慢慢被忘记。

尽管我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当这些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就还是免不了人间的情绪翻腾。

父母也差不多到了要掰着手指数自己能有多少养老钱的年纪了。

他们也许是幸运的,也许是不幸的,但是大概率是幸运的。

我的工作,只有守护他们的这份幸运而已,毕竟幸福是一种更昂贵的东西。

我很难想象我的未来,毕竟我已经出卖了未来来换取现世。

也许我只是不愿意去想而已。

父母百年之后,我还会像这样,年年去扫墓吗?

我还有机会能得安眠,能有人来扫我的墓吗?

看的越远,就会越发感受到个人在命运洪流中的无力。

当然更不幸的是,面对这种无力,除了挫败感以外,我什么都做不到。

我是且行且望的旅人。

长风

点一点记录,去年一整年,我只画完了一幅画。这让我开始怀疑自己的独狼之路是否顺利。

我曾经以为,我可以以高别人一大截的效率和还算可以的学习效率,加上WLB的工作

自己足以支撑完一整个游戏的开发工作。

或者简单地说,

做一条独狼。

个人游戏开发本质上是以时间去换金钱,以换取对作品的掌控力的过程。

中国游戏市场已经决定了,只有这样的作品有好的机会。

但是回头看去年的我一事无成,我不禁产生了怀疑。

当初定下这个目标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只有美术的能力成问题,所以我拿起了画笔。

我想要画出自己心目中的人和事。

但是,很多年过去后,回头看的话,

我是不是只是以这个为理由,在骗自己呢?

我其实并不是那么想画画,我只是想找一个理由让自己躺着而已。

五年了,从我拿起笔已经五年了。但是我的心里知道,其实我花在板子上的时间连一年的量都没有。

每次画完之后,都感觉自己什么都没学会,只是成功的发泄了一次而已。

每天一边开着CSP一边傻乎乎的消磨时间。

我在害怕什么?

我在害怕时间。

因为我心里知道,在我变成无趣,暴躁而固执的中年人之前,除去工作,我还能学习的东西很少了。

在我的脑子还没变成一块海绵之前,赶紧再学点什么东西吧。

我的内心在这样对我说。

但是我是一个懒惰的人,所以我成了一个自怨自艾,在这里码字的废物。

和以前并没有什么分别。

而且,这篇流水账我甚至还憋了两个月。

现世

如果说去年我有什么成果的话,大概就是,在上海楼市的暴涨来临之前,我摇中了新房。

不过我真的没有什么实感。因为,我一直的观点是,浮盈变成钱之前不是利润。

也许我已经看不懂这个世界,但是我真的不能理解上海究竟有什么好的。

昂贵的教育,昂贵的医疗,昂贵的入场券。

唯一的好处是,这里是上海。

那么,盘点一下手牌,看起来似乎像模像样是个好男人了。

爹妈无数次告诉我,只要我能把体重降下去,我就是一个婚恋市场上的抢手货。

我也无数次的告诉自己,肥胖不是解决你现在状况的万能钥匙。你的困扰不是现在去做一次,两次,或者十几次吸脂手术能解决的。你只是把肥胖作为一个理由而已。

我不能把减肥这个虚无缥缈的目标高高挂起以后躺平。

那么,是什么铸成了我现在别扭的性格呢?

这之中的推论很多,但是结论却很简明。

排除了诸多干扰因素之后,剩下的问题唯有这个事实本身:你不自信。

在这个年代,显然自信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词语,很容易落入那个著名评判的巢窟。

但是问题是,像我这样不自信的人,甚至不会有碰到他们的机会。

等等,我真的没有碰到她们的机会吗?

在我短暂的人生中,我不是有遇到过各色各样的机会。

得携一知己,漫步人生路。

但是,我几乎是圣人的心态般放手了。

甚至我已经是一个已经29岁的人了,正朝着奔三的路去了的时候,我对这件事情还没什么实感。

除了自信这种虚幻缥缈的东西以外,或许,还有一个更微妙的心态。

男人的心中当然永远有一个梦,那个永远温柔善良的立碑。

但是婚姻是妥协的艺术,你需要从你的梦想的形象中摘掉一些罕见的东西。

最先被我放弃的是爱情。

然后被我放弃的是外表。

再次被我放弃的是理性。

这三样东西太过昂贵了。

那么剩下还需要摘掉……?

我是一个喜欢小众选择的人,我选择不碰任何Gacha游戏,几乎不碰网游,坚决不碰手游。

不为什么,因为这是我的性格的一部分,是我的自卑引入的印记。

假装自己是一个节欲的强人。

在配偶——或者在我看来是旅伴——的选择上,我可以妥协很多东西。

我可以妥协她是个追星族,可以妥协她是个高飞车,甚至可以妥协她自己选择该选的东西。

但是当我有人告诉我「我最近在玩原神」的时候,虽然明白这几乎是一个必然,但是心里总有那么一点点的疙瘩。

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那么开明。

我总希望我将来的伴侣可以陪我讲黄游业界是怎么一步步踏入灭亡的,和她一起看电视剧看动画骂叔叔不要脸,看着我的几十个T的存货露出羡艳的神情。

那么问题来了,这件事是我也必须放弃的吗?

我不知道。

从我的现实社区来看,这样的人凤毛麟角。

从我的虚拟社区来看,这样的人并不少,都已名花有主。

我犹豫了。

这是一项个人选择,我喜欢选择小众,喜欢选择孤立。

我渴望有一个人能和我聊聊我的兴趣,哪怕沾点边也可以,我选择的社区也是一向如此。

但是我又总是个嘴巴不干不净的欠揍玩意,经常两三句话断送了一段友谊。

如果,有一个人能跟我一起走过剩下的人生,那不是一件幸事吗?

你看,我已经说那是「幸事」了。

那是我早就该放弃的东西。我只是心里抛不下而已。

但是那么,问题来了。在我把这四样东西都放弃之后,我会不会五六年之后,一觉醒来,觉得两人像陌生人一样?

我现在可以无数次的告诉自己,见好就收,到此为止。

问题是,随着年岁的变化,人的想法是会变的。

我放弃了爱情,想要亲情,想要友情。没有荷尔蒙的冲动,我们的关系将平淡如水。你现在说自己可以忍受,将来几年后,二十年后,五十年后,会不会像你的至亲那样变成一个暴躁或者愚蠢的中年人?

那样的话,是对对方不负责。

转头一看,我和广撒网的渣男并无分别,只是加上了婚姻的筹码而已。

但是看看那些条件,我想寻找一个与我兴趣相近,年龄相当,门户相对,志同道合的人共度余生。

亲爱的,我们管这个叫做爱情。

在这狭缝之间,我无法区分「爱情」和「亲情」。

我是否以「追逐友情」的名义,在寻找我口口声声早已放弃的爱情?

我不知道。

男人和女人的兴趣显而易见的是两条平行线,而我是男人兴趣中比较小众的那一支。我应该知道,我必须放弃。

我只是自卑地害怕未来而已。

这个时候你要问了,如果你有一个异性朋友,和你兴趣很近,骚话连篇,家世不差,甚至还和你年岁相近,身材高挑,你还和她做了多年朋友,只是人穷志短,你会下手吗?

哈哈哈哈……结果是我没有。

结语

很长,很长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我依然迷茫。

我迷茫整整两年了。

人生路漫漫,我自独踽行。我不希望如此。

祭礼》上有4条评论

  1. 怎么说呢
    减肥确实好难……从读书到现在涨的20斤,就算很辛苦地健身也减不下去。
    婚姻也是荆棘丛丛,男性和女性的思维方式就是两个方向,只有很包容的思维才能勉强弥合这个差距,且解决不了一些根本问题。
    更不要提画画&个人游戏制作这类高投入几乎0收益,很花时间的事情。缺乏社交、运动带来的情绪和身体危机对个人都是致命的。
    只能说也许可以对这个世界圆滑一点,减肥偷偷懒,工作摸摸鱼,用这种缓冲一点点慢慢坚持下去。
    确实很难,难不是问题,问题是坚持不下去。人毕竟是有极限的。
    在恋爱和社交上也一样吧,对方都有极限,不可能真的畅所欲言。
    确实也是人生苦闷之处。

  2. 再次确认了对于孤独和无意义,我们共享相同的恐惧。只不过你或许还有理想和执着,而我选择了闭眼活着——三界如火宅,既然无从解脱,不如和烦恼和解。
    另外其实你画画真的进步挺大的,假以时日至少肯定比我画得好(
    ——知名不具

sp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